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北京pk10投注网平台_pk10投注官网,北京赛车官网投注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pk10线上投注 >

饱含黄河儿女情 魂归黄河一方土

时间:2019-04-30 13:3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 点击:
舞剧“三黄”主创者、著名词作家赵越去世 “走不完的日月,过不完的河”。 这是赵越先生诗词选书名,出自舞剧《黄河儿女情》中的《序歌》。4月24日凌晨,曾经策划、撰稿、作词黄河歌舞三部曲的著名词作家、省歌国家一级编剧赵越,在深圳市因病去世,享年82

饱含黄河儿女情 魂归黄河一方土

舞剧“三黄”主创者、著名词作家赵越去世

“走不完的日月,过不完的河”。

这是赵越先生诗词选书名,出自舞剧《黄河儿女情》中的《序歌》。4月24日凌晨,曾经策划、撰稿、作词黄河歌舞三部曲的著名词作家、省歌国家一级编剧赵越,在深圳市因病去世,享年82岁。他去世的消息传回太原,与他有过交集的朋友、同行、后辈,纷纷纪念缅怀,念他艺术成就的斐然,念他为人做事的好。

他一生都在创作

赵越,本名赵慧民,1934年12月出生,祖籍湖南桃源。赵越自幼聪颖,唱歌、画画、跳舞样样在行。解放后思想进步,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,并被选拔到湖南师范学院附中任教。1956年至1958年期间,他在北京中国交通文工团任演员、北京《中国人民航空报》任编辑。1958年来到太原,先后在《文化周刊》《山西文化》《晋阳文艺》编辑部做编辑。赵越有着丰富的文学修养和创作技能,从上世纪60年代起,他在诗歌和歌词创作领域里辛勤耕耘,先后在各类刊物上发表诗词近百首,歌词200余首。1979年,歌词《月光》获得建国三十周年音乐作品二等奖。1979年,在《诗刊》杂志上发表了组诗《诗的沉思》。1981年,他调入山西省歌舞剧院艺术室任创作员,在此期间,是赵越创作的高潮时期,1981年所创作的歌词《春天,你是我的希望》获得了全国青春歌曲奖。1983年创作的歌词《矿山的篝火》等五首分获全国煤乡之春征歌优秀作品奖。诗歌《故乡雨》获得山西省首届赵树理文学一等奖,被选为山西大学艺术系音乐教材,并出版同名诗集。歌词《黄河黄河我的爱》在全国主题歌词征集中获奖。1987年,歌词《绿荫里有我的小山庄》获全国农村首届歌曲征集一等奖。同年,在大型歌舞《黄河儿女情》中担任总体设计,创作歌词12首,荣立集体一等功。

赵越的作品以严谨深沉、和谐自由、感情细腻、炽热奔放而著称,他参与主创策划、撰稿、作词的《黄河儿女情》《黄河一方土》《黄河水长流》黄河歌舞三部曲享誉海内外。他曾两次获文化部“文华奖”词作奖,多次获得中宣部“五个一”工程奖,“中国民歌十大金曲奖”、中国音协“金钟奖”等。作品五次入选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:担任策划、撰稿、作词的电视音乐片七次获广电部全国电视文艺“星光奖”,担任总撰稿的《我的梦》获首届好莱坞国际艺术节最佳艺术片奖。创作至今,共获国际、国家级及省部级奖项73次。

韩石山:他为人儒雅

赵越和夫人刘亚瑜都是作家韩石山很要好的朋友,韩石山的夫人和刘亚瑜还在一个单位工作。两家交往了二十多年,赵越去世当天凌晨,韩石山夫妇就收到了刘亚瑜发来的短信,“其实,不太震惊,已经有心理准备了,只能说这消息来得稍微早了一点儿。”韩石山说,近十年来,赵越一直处于病中,他的肺心病不适合在北方过冬,所以在深圳买了房子,每年冬天去深圳。这次一去,却再也回不来了。

韩石山回忆,改革开放后,赵越在山西省群众艺术馆工作,负责群众文艺,“他还发过我的稿子,我还去编辑部看过他,他是一个很儒雅的人,湖南人嘛,说话带着南方的口音,听起来分外亲切,说什么口气都很谦和。”再后来,韩石山才知道,赵越不只是一个作家,“在省歌成为优秀的词曲作者,很多传统民歌的词都是他修订的。我对他的文学才华和文学修养很佩服。”

赵越晚年多病,韩石山和老伴隔一段时间就去看望他们夫妇,“我们回忆往事,不胜感慨。”去年,韩石山开始写《徐永昌传》,“我和他谈起来我正写的书,赵越告诉我,他父亲抗战时是少将师长,率部参加过长沙会战。”回到家里,韩石山就翻阅自己手边的《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》,“翻到1215页,有鄂西会战第六战区主要参战部队指挥系统表(1943年5月),第十集团军包括3个军,其中第79军下属暂六师师长赵季平,我在旁边备注‘此为赵越之先翁’。”

韩石山认为,赵越自小受过很好的家庭教育,这对他之后成为一个优秀的诗人、一个优秀的文学工作者有很大影响。对于赵越去世的消息,韩石山在悲伤之余唯一感到欣慰的是,“这么些年,多亏了刘亚瑜的照料,赵越才坚持了下来。他走了,她也可以解脱了。他们的女儿在美国,多次让他们去长住,但因为赵越的病,一直难以成行。这以后,她可以和女儿生活在一起了。”

温玉星:他才情很高

在太原日报社工作了30年的主任记者温玉星先生,是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,赵越曾是他的文学引路人,“觉得可惜的就是,还没有机会报答过赵越老师。”

和赵越的相识,始于上个世纪70年代,温玉星说,“我当时在太原化肥厂工作,是工人,和一班文学青年搞文学创作。当时‘伤痕’文学兴起,我们这班人比较活跃,要发表作品就比较关注作家和刊物编辑。赵越的爱人刘亚瑜原来在太原化工厂工作,当时是《太原文艺》也就是现在《都市》的编辑。找到她后,就认识了赵越。”

温玉星带着陈建祖、郭志勇、张锐锋等文学青年上门求教,赵越夫妇住在五一广场东面《山西群众文艺》编辑部的小楼三层,“我经常过去,晚上,刘亚瑜老师做饭,赵越和我聊。非亲非故、素昧平生,他却耐心辅导我,帮我修改文章,给我推荐了很多作家,文武斌、张石山等等。”当时赵越抽烟,温玉星却不抽,“一盒烟都没给赵老师买过。”

后来,赵越向杂志社推荐温玉星,“当时发表作品很难。他推荐我到省级和省外刊物发表作品。在他的帮助下,我1985年加入了太原市作家协会,后来又加入了山西省作家协会。”

与赵越的最后一次长谈,温玉星记得很清楚,是进了报社后去采访山西省“两会一节”,“全部开幕词和串场词都是赵越老师写的,写得特别澎湃。我和他聊了半天。总想着日后还有机会向他讨教,没想到岁月蹉跎,再也见不到赵老师了。”

和温玉星一样,受教于赵越的那一代文学青年,都记得赵越的好,“人品好、才气高,有水平却做人低调,对待文学作者关爱有加,是品行俱佳的艺术大家。”

赵越曾说过:“走不完的岁月,过不完的河。这是自然界的常态,而我们人生所有的一切,都会随黄河水而去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